医院“钉子户”如何妥善应对

作者:王冰 张艳萍 张颖玉 来源:医师报 发布时间:2010-6-23 9:24:14 点击数:
导读:案例  黄某在医院里已经住了7个年头,当初被车严重撞伤,九死一生的情况下被医生拉出了鬼门关。在没有找到肇事司机的情况下,没有亲人及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黄某显然对能待在医院非常满意。医院当初抢救黄某的几万…

案例

  黄某在医院里已经住了7个年头,当初被车严重撞伤,九死一生的情况下被医生拉出了鬼门关。在没有找到肇事司机的情况下,没有亲人及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黄某显然对能待在医院非常满意。医院当初抢救黄某的几万元医疗费用没有着落,医院几次找有关部门希望安置黄某的要求也被各种理由拒绝了。

  分析

  马军(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黄某的个案映射出社会保障的不完善。没有相关的政策规定或支持医院的社会救济行为,国家给予医院的拨款是有限的,一些无家可归及没有生活来源的患者其生活没有理由完全由医院来承担,这需要政府的相关政策和社会机制来解决。

  郭晓蕙(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对于这样的患者,无论从医生的医德还是医院救死扶伤的职能来说,都不能将其拒之门外。但仅靠医院的力量解决不了问题,医院被迫扮演养老院等社会救济部门的角色,即使医院有能力承担,但“钉子户”长期无病却占据病房,使得真正需要治疗的人无法入院,这对其他患者是不公平的。希望民政部等政府相关部门能够承担起这部分责任,或建立社会救助机制,鼓励民间救助机构帮助那些需要照顾且确有困难的人,切实解决他们的问题。

案例

  患糖尿病近10年的徐某是医院的“常客”,退休后他住到了医院里,用老徐的话说,在医院里有医生护士照顾,不仅血糖能控制好,而且单位给自己上了医保,维持基本治疗的费用也不高。每次病房里来了“新人”,老徐还主动向他们介绍医院的规矩,几点打饭、几点熄灯……面对医院三番五次开出的出院通知,老徐总能以“突然头晕”或“说不清哪里不舒服”来应对,总之“我还不能出院”。

  分析

  刘安保(山东省微山县人民医院):患者长期占用医院床位,表面上看医院似乎不亏本,但实际上影响了医院床位的周转率,对有限的医疗资源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崔巍(北京肿瘤医院放疗科):这些长期住在医院里的老病号大多是公费医疗的患者,这大大浪费了国家的资源,应该从国家政策和医保机制上解决这个问题。

  涂鉴森(云南省医师协会副会长):是否达到出院标准及如何判断患者达到出院标准是关键点,这主要由临床医生来决定。一般来说,主要症状缓解就可出院,例如心脏搭桥手术后7天就可出院。

  但临床上还需要根据每个患者的情况而定,不能一刀切。一些患者正是利用了医学的个体性和不确定性来“要挟”医院,甚至要求医院与之签署“契约”,提出如出院后发生任何问题均由医院承担等不合理要求。医院自然不签署这样的“契约”。

  马军(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如果患者确实符合出院的标准和条件,医院在治疗方面也不存在什么问题,可以通过协商及诉诸法律解决,要求患方履行相关的义务等。

  郭晓蕙(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收住患者时,医院一定要明确患者住院要解决哪些问题。如每天都需要换药的糖尿病足患者,可以在患者入院的时候告知,到了一星期换一次药的时候就可以出院了。入院时要解决的问题不明确,出院标准自然不好拿捏,比如头晕,没有一种药物和治疗方法能在两个星期内解决,如果患者入院前是这个样子,出院时还是这样,患者自然认为不能出院。

 

案例

  81岁的马某要求医院为其进行髋关节置换术。由于患者意愿强烈,医院进行了几次大的病历讨论后同意其请求。手术非常成功,但术后需要功能锻炼。由于年事已高,无法坚持和忍受术后疼痛,马某总是以各种理由和借口拒绝功能锻炼。过了康复期后,马某没能如愿地恢复走路能力,反而瘫痪在床。患者家属认为是医院“做坏了”,不仅认为医院应终身照顾马某,还要求医院进行赔付。

  分析

  马军(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患者对医院的诊疗不满意而拒绝离开医院,是医院产生“钉子户”最普遍的原因。对于这类情况,我建议医院首先要解决问题,不能强制性地让患者离开。

  赵锡银(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副会长):“钉子户”问题的解决无疑是需要技巧的。当患者因为医疗纠纷而不肯出院时,首先要明确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如果有,必须要面对。医院能够正视自己的错误,更能取得患者的理解;医院如果掩盖或不承认错误,可能诱发、激化医患之间的矛盾。即便医院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过错,也要摸清患者为何会有过激的言行,找到矛盾产生的原因。

上一篇:欺诈性医疗纠纷的成因及防范 下一篇:美国医院如何与记者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