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晓君涉嫌构成医疗事故罪——兼评徐宝宝事件_医疗纠纷网

毛晓君涉嫌构成医疗事故罪——兼评徐宝宝事件

作者:山东国曜律师事务所 张洪涛律师 来源:医疗纠纷维权 发布时间:2010-9-16 11:55:07 点击数:
导读:南京儿童医院的徐宝宝事件足以让整个社会都感到痛恨和惋惜,据说真相被揭开之后南京儿童医院以极快的速度与患儿的父母达成了赔偿协议,相关的责任人也被处理,毛晓君被吊销了医师执业证书。笔者相信虽然医院作出了民事…

南京儿童医院的徐宝宝事件足以让整个社会都感到痛恨和惋惜,据说真相被揭开之后南京儿童医院以极快的速度与患儿的父母达成了赔偿协议,相关的责任人也被处理,毛晓君被吊销了医师执业证书。笔者相信虽然医院作出了民事赔偿,患儿父母心中的痛却永远无法消除,相信他们后悔当初不该送孩子到南京儿童医院就诊。

虽然医患双方的纠纷已经解决完毕,但是笔者此事认为还不能就此结案,因为毛晓君的行为还涉嫌构成医疗事故罪,一旦罪名成立,毛必须接受刑事处罚。当事人各方以民事赔偿来代替刑事责任是对法律的亵渎。所以,此事虽然民事赔偿部分解决了,但是还应当进行医疗事故鉴定,根据事故责任确定毛是否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虽然这样做对于他来说可能有点残酷,毕竟他已经失去了医生的执业资格,但是对于净化整个医疗行业风气、教育广大医务人员来说却是意义重大。

该事件足以让社会公众感到可怕的是:当医务人员对于患者的生命健康感到冷漠、麻木的时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医院不再是救死扶伤的场所,而是通向死亡和伤害的地方。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需要公众关注,那就是南京儿童医院面对公众时为何敢于编造谎言。只能说是现行的医疗纠纷处理机制给了该医院撒谎的胆量。按照现行的医疗纠纷处理模式,无论是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还是医疗纠纷诉讼都是以病历作为评价医疗行为的证据,但是仅仅根据病历的记载永远不能反应当时的整个医疗过程,尤其是患儿母亲的下跪和医生上网游戏都无法在病历中反映。庆幸的是南京市采取了创造性的处理方式,使得真相得以揭示。南京儿童医院虽然强势,却抵不过社会的公愤,抵不过调查组的细致调查。其实类似的事件经常在重复,毛晓君和南京儿童医院只不过是撞到枪口上,只能算是一个倒霉蛋。

此事还提出了一个命题:发生医疗纠纷之后,到底是医务人员更容易撒谎还是患者和家属更容易撒谎?毛晓君事件中显然患者和家属通过了道德和良心的考验。如果再算上深圳产妇缝肛门事件中助产士张吉荣在新闻发布会上以人格担保没有动针缝肛门谎言被戳穿,公众完全有理由质疑医务人员的道德和人性为何变得如此沦丧了呢?为什么患者和家属没有撒谎?

事实上,患者和家属撒谎可能会构成诬陷和诽谤,将会承担相应的责任。而医务人员撒谎则是为了逃脱责任,一旦成功了便万事大吉,即使谎言被戳穿了,不过是行迹败露。因此,医务人员撒谎类似犯罪分子狡辩的心态。如此一比较便知医务人员和患者家属哪一方更容易撒谎了。可耻的是,那些帮助医务人员撒谎的其他人员他们的道德和良心都到哪里去了呢?

 

上一篇: 下一篇:对医疗事故罪认定两个问题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