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握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案件的诉讼风险_医疗纠纷网

如何把握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案件的诉讼风险

作者:张洪涛律师 来源:医疗纠纷维权网 发布时间:2013-1-22 13:51:23 点击数:
导读:如何把握不同类型医疗纠纷诉讼的风险之: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医疗纠纷维权网张洪涛律师[前言]2011年2月18日修订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对医疗纠纷案件规定了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和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两种案由,其中…

如何把握不同类型医疗纠纷诉讼的风险

之: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

医疗纠纷维权网  张洪涛律师

 

[前言]

2011218修订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对医疗纠纷案件规定了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和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两种案由,其中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又细分为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和医疗产品责任纠纷,除此之外,《规定》中找不到其他相关案由。应当说,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也并不只有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和医疗产品责任纠纷,法院对于通常所说的医疗过错侵权纠纷直接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进行立案。

《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后,医疗损害赔偿案件的举证责任发生了较大变化,这要求医患双方进行医疗纠纷诉讼时应当具备更高的诉讼技巧。医疗纠纷维权网张洪涛律师对不同类型的医疗纠纷案件的诉讼风险进行了总结,归纳出各类诉讼的风险点、诉讼技巧,指导当事人如何规避风险、如何举证、如何减轻自己的举证责任以及增加对方的举证义务。

案由: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

法律风险把握:是否履行了告知义务、告知是否存在瑕疵、患方是否知情同意、患方签字是否有瑕疵、医方应对知情不同意的行为是否有瑕疵。

医疗活动中尊重患者的知情同意权是医务人员的法定义务,但是现实中如何履行告知义务、如何固定相关证据却是一项非常棘手的问题,义务既是责任,哪一方履行义务意同样味着哪一方需要承担举证责任。由于法律的规定过于原则,无法解决现实中的各种例外,导致医务人员医疗活动中随时会承担法律风险。

法律规定:《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为什么要强调患者的知情同意权?这是因为没有法律的规定或者当事人的授权,任何人都不能侵害他人的身体,即便医务人员也是如此。医疗服务具有一定的侵害性,医务人员在为患者实施治疗和检查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对患者身体造成一定的侵害,为了使正常的医疗服务活动中的合理侵害行为合法化,法律规定了患者的知情同意权。

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的法律后果: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是事实判断,和对于侵犯患者知情同意权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认定医疗机构存在医疗过错,而不必通过司法鉴定来确定,造成患者损害的,可以判决医疗机构承担侵权责任。

知情同意书是免责协议书吗?至今仍有相当数量的医务人员认为知情同意书是免责协议书,他们认为只要患者或者家属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发生了告知内容中的损害后果就可以免除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的赔偿责任。事实上,知情同意书并不是协议书,退一步讲就算是协议书,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也是无效的:(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知情同意书的作用仅仅在于两个方面:一是证明医务人员履行了告知义务、患者或者近亲属行使了知情同意权,并且签字确认;二是患者或者家属对医务人员进行了授权,授权医务人员在对患者进行检查和治疗过程中,在授权范围内可以实施包括切除器官、组织等有合理损害的医疗措施,在明确知道可能会出现告之内容中的不良后果的情况下,自愿承担相关操作带来的风险。

之所以规定应当告知替代医疗方案,就是为了便于患者对于治疗措施进行比较和选择,从而选择其认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治疗措施。目前绝大多数医生并不告知患者可替代的医疗方案,即使告知也有意误导患者选择医生推荐的治疗方案,这些做法均不符合法律的规定。

如何理解“替代医疗方案”?所谓替代医疗方案应当是现实可行的医疗方案,是诊疗技术规范中明确规定的医疗方案,例如: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分会制定的《急性心肌梗死诊断和治疗指南》规定,心梗患者的再灌注治疗有融栓、介入和硝酸甘油三种治疗方案,虽然各有适应症,但应当认为这三种治疗方法互为替代或互为互补。

知情不同意是患者的权利,医生不能轻易否定。但患者的不同意应当建立在充分知情并且充分理解不同意将会给自身生命健康带来严重后果基础上的慎重表示。知情不同意应当满足下列条件:⑴患者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⑵患者充分知情;⑶患者的不同意是经过理性判断之后作出的;⑷患者的不同意选择不侵害他人利益、社会利益。患者选择不同意,在医患双方充分、理智的交换意见后仍然坚持自己意见的,医生应尊重患者的选择。

患者知情不同意如何处理:医生应当在征求患者的意见后采取可替代的医疗方案,不能因为患者签字“后果自负”而一律放弃治疗。

[案例1]患者为他人劝架过程中被人打伤头部,伤及前额发际处,到医院就诊,清创缝合后行颅脑CT检查,CT出来后,医生说颅骨骨折需要住院手术,数小时后,实施了开颅手术。术后公安机关来调查案情,患者才知道自己不是颅骨骨折而是骨瘤。术后患者发生了颅内出血和脑水肿,医生给予甘露醇和地塞米松治疗。8个月后,患者双腿感觉疼痛,行动不便,被诊断出双腿股骨头坏死。经省医学会组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认为医院履行告知义务不到位,构成三级丙等医疗事故,医院负主要责任。

评析:本案例对于医方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的行为容易认定,对于理解何为“造成患者损害”有借鉴意义。

[案例2]患者刘某,正值花季年龄,不幸被诊断出白血病,来到南京一家“三甲”医院接受骨髓移植手术,术后病情一度好转,但是两个月后,开始出现口腔、咽喉粘膜溃疡、上呼吸道感染、肺炎、尿路感染,之后几天内白细胞、血小板及红细胞迅速下降,医院根据患者的病情,进行了再次骨髓移植手术,术后不久,患者出现了更严重的感染泌尿系感染、呼吸系统感染等并发症,最终因败血症、感染性休克死亡。

家属认为认为医院在未能充分告知骨骼移植手术的风险,尤其是第二次骨髓移植手术的风险。于是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医院赔偿医疗费、陪护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60余万元。医院认为,他们对患者的治疗符合白血病诊疗规范,不存在医疗过错,在进行第二次骨髓移植手术前,已经向患者亲属告知了手术风险和可能出现的并发症等有关事项,患者的死亡是其自身疾病的严重性导致的,与医院的诊疗行为无关。

法院审理后认为,医院对于患者的诊断明确,采取的治疗措施符合诊疗规范。但在第一次骨骼移植失败后,存在两种补救性的医疗措施,即再次骨髓移植手术和继续刺激骨髓造血功能,而再次进行移植比继续进行刺激骨髓造血功能治疗的风险要大。医院在选择治疗方案时,应当向患方充分说明两种治疗方案的利弊及风险,由患方根据医院对两种方案客观、实事求量的说明,作出自己的选择。但根据医院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医院尽到了上述对两种补救性治疗方案风险利弊的说明义务。侵犯了患者对病情和治疗措施的知情权以及在知情基础上的治疗方案选择权,也使患者亲属对医生决定的再次移植所到达的效果产生较高期望。医院对患者的死亡负有一定的责任,判决医院一次性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18万余元。

评析:在本案例中法院很好的阐述了医疗机构就“替代医疗方案”向患者进行告知的义务。

[案例3]1994年的一个夜晚,在美国斯坦福医院,一名产妇刚刚生下一个婴儿,但是,发生了产后大出血。医生判断,如果不输血,产妇将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产妇和她的丈夫都拒绝输血,因为她们是宗教徒,他们的信仰信徒不能输血。产妇的情况越来越危急,医生必须马上做出决定。医生知道产妇和她的丈夫是在完全明白自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情况下做出拒绝输血的决定的。作为医生,治病救人是神圣的天职,但是法律规定医生不能违背病人出于信仰而做出的决定。如果再不输血,产妇必死无疑。医生想起从医学院毕业时候,宣读过的希伯克拉底誓言:作为一个医生,要尽其所能为患者谋利益。此时此刻,产妇的最高利益是她的生命还是她的宗教信仰?医生决定向斯坦福高级法院申请,要求法官发出输血的命令,这时是凌晨两点。法院在深夜紧急做出裁决:允许医生在未经病人同意的情况下,施行输血。产妇得救了。但是她向法院控告医院侵犯了她的宗教自由的权利,要求推翻斯坦福高级法院的裁决,禁止医生在未经病人同意的情况下,违背病人的宗教信仰给病人输血。医院方面指出这一指控已经过时,医生是在得到法官命令的情况下才输血的,现在病人已经出院,不再存在侵权问题。上诉法院同意,不予受理。产妇不服,向州最高法院上诉。州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裁定斯坦福医院违反了产妇对自己身体自主决定的权利,侵犯了产妇的宗教信仰的权利。产妇胜诉了,这位产妇成了信徒心目中的英雄。但是,那位医生成为全美国最受尊敬的医生。

评析:一个案例成就了两个英雄,最终皆大欢喜,美国法律界的做法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医生的职业修养同样值得我们尊敬。该案例还阐明了虽然履行了告知义务但是违背患者的意愿的行为构成侵权行为。

上一篇:如何把握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的诉讼风险 下一篇:与医疗损害鉴定的有关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