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试点医疗纠纷专项鉴定规则 规范"参与度"适用

作者:杨傲多 邹艳平 来源: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4-11-8 9:09:48 点击数:

 “将以市司法鉴定行业协会自律管理的形式出台专项鉴定规则,规范医疗纠纷司法鉴定程序,提升司法鉴定的权威性与专业性”,这是记者从4日举行的四川省绵阳市首届医疗纠纷司法鉴定及医患沟通技巧研讨会上获悉的。

  此次研讨会在医疗纠纷司法鉴定制度和机制尚不完善以及医患矛盾相对尖锐的情况下,通过对创设性的引入准听证程序、临床专家辅助鉴定机制以及双方共同送检机制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绵阳市司法局副局长罗苑瑗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此次研讨会的规则是广泛遵守的本地行业规范,运行成熟后将报请省司法厅推广,再经市人大或者政府出台地方规范性文件。

  医患纠纷调解仍存七大难点

  

  “从社会因素上,医疗保障制度尚不健全,媒体网络负面宣传的影响及社会矛盾阶段凸显的反映;从医方因素上,医疗行为具有高风险性、特异性等特殊性,医疗服务管理存在以药补医、医疗任务过重等缺陷;从患方因素上,部分患者对医疗效果期望值过高,存在为经济利益采取非理性维权,医闹推波助澜激化矛盾等因素”,绵阳市司法局调研员乔建钢就医患纠纷的产生原因做了分析,他指出,基于以上原因,绵阳市致力于努力建立健全的第三方调节机制。

  2011年7月,绵阳市司法局牵头成立了由司法行政、卫生部门相关人员和部分法律专家组成的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开始尝试和探索医疗纠纷第三方调处工作。几年来,市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组织受理纠纷494件,成功调处423件(含引入鉴定程序),进入诉讼程序50件;其中,市医调委受理医患纠纷115件,调解成功98件,进入诉讼程序14件。特别是市医调委在李加勇、刘期全、彭悦玲等多起重大疑难医患纠纷的调解中,既坚持责任明确,又坚持自主自愿,最大限度地做到了调解结果的公平公正,收到显著效果。

  乔建钢指出,目前医患纠纷的调解工作中仍存在许多问题和困难,一是医患纠纷预警、处置机制尚不健全,稍有不慎容易导致矛盾激化;二是由于缺乏统一协调指挥,不能形成协调一致的整体工作合力;三是卫生行政部门、医疗机构与医调委的协调配合还不顺畅,影响医患纠纷预防与处置工作的顺利开展;四是有的医疗机构对医疗纠纷处置工作的重视程度还不够;五是有的医院在医患纠纷处置制度方面还优待完善;六视有的医院在医患纠纷预防工作方面还做得不够;七是医患纠纷人民调解的保障机制未得到解决,调解工作开展面临诸多困难。

  要做好医调工作,不但要将“不违法”作为调解工作的原则底线,更要建立互相信任,奉行中立,运用好“背对背”的调解方式分别疏导,果断处理,避免“夜长梦多”。——这是乔建钢对医患纠纷化解的亲身感受。

  医疗过错鉴定应引入“参与度’概念

  

  司法鉴定是解决医患纠纷的关键手段,因此对《绵阳市医疗过错司法鉴定规则》成为研讨会的热点。规则提出了在医疗过错司法鉴定中引入医患双方及鉴定方的准听证程序,临床专家辅助鉴定制度,双方共同送检制度以及结论规范表述等问题的建议,上述程序已在绵阳市部分鉴定机构进行试点,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记者了解到,四川西科大鉴定中心试点后,受理案件范围扩大到了宜宾、广元、南充、遂宁等地,采信率达到了98%,提高了60%以上,鉴定意见公信力明显增强。

  四川民生司法鉴定所资深法医学专家蒲久元就在医疗过错司法鉴定中是否确定参与度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蒲久元提出,“参与度”是赔偿医学为法学上确定因果关系而研究发展的新概念,是指被诉对象在诉讼损害结果中的介入程度或所起作用的大小的初步介绍。

  法医学司法鉴定案件中,部分学者认为参与度是法官认定责任的问题,不应由司法鉴定人员在鉴定结论中予以明确。但在司法实践中,只按全责、无责、大部分过错责任、小部分过错责任以及同等责任划分方法确定过错过于粗略,而不作“参与度百分比的划分”,给法院审判和行政调解留下难题。司法实践中,由于五个责任划分法之间跨度较大,法官及行政调解人员建议司法鉴定人将百分比划细一点,便于操作。

  蒲久元认为,医疗纠纷司法鉴定意见中应当根据委托方的要求,适度引入参与度概念,但不应采用确定比例表述法,而应采用比例幅度表述法。

  民生司法鉴定所经初步研讨认为,“参与度”的概念和“百分比”是司法鉴定人对医疗纠纷过错程度用临床医学和法医损伤学及过错原则进行责级别范围内偏轻、偏重的量化过程。医疗过错鉴定应引入“参与度’概念,高度重视全面因果关系分析,而非“全或无”的直接因果关系分析。

  罗苑瑗告诉记者,“参与度”这一概念,目前有被滥用和误用的现象,规范司法鉴定意见表述以期符合司法鉴定公开性、公正性和独立性要求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规范“参与度”的适度引入问题也是此次研讨会的重点议题,市司法局将在与学界、法院系统的持续研讨的基础上,完成司法鉴定文书表述与“参与度”认定的统一规范,并以行业自律规范的形式予以颁行。

  如何完善医疗过错司法鉴定制度,四川西科大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人魏倩认为,医疗过错司法鉴定活动中引入准听证制度和临床专家辅助鉴定制度,是很有必要的。魏倩提出,准听证制度可以主要以会谈或书面表达形式,必要情况也可以单独采用书面表达形式,其建设性在于可以极大程度地了解了医患双方的争议点,使鉴定人在鉴定过程中可以针对其争议点予以足够注意,在鉴定书中做好解释工作,最大程度地化解双方矛盾。

  今年5月,四川西科大司法鉴定中心对何某死亡与某医院医疗纠纷一案的司法鉴定过程中,由医患双方共同委托,并在受理案件后进行了双方询问,通过询问,鉴定方全面了解了医患双方的矛盾焦点,并且在案情分析中以会诊形式举行了专家讨论会。之后,鉴定方作出了医院存在过错,该过错对何某死亡的发生系次要因素的鉴定结论,该结论出具后迅速得到了医患双方的认可,目前此案已达成赔偿协议。

  “临床专家辅助鉴定制度必要基础在于医疗过错鉴定与临床医学高度相关的特殊性”,魏倩指出,目前伴随我国公民法律意识的增强,整个市场对鉴定人的专业程度的客观要求也随之增加,该项制度的建设性在于可以补充法医类司法鉴定人因长期脱离临床工作而产生的对部分临床专科知识、临床经验以及对临床医学发展现状及前沿认知不足等欠缺,从整体上提高司法鉴定行业的执业水平,从而提高司法鉴定行业的公正性和权威性,临床医学与法医学在实践交流中得以互相助力,有益于提高双方在面对跨领域案件时的专业水准,对解决民事纠纷,化解社会矛盾有着深远的意义。

  “客观公正的司法鉴定能为有效化解医患纠纷提供良好的助力。此次会议在前期引入准听证程序、临床专家辅助鉴定、双方共同送检等机制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就这些创新机制引入医疗纠纷司法鉴定行业自律规范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讨,得到了卫生行政部门与医疗单位的一致认同,为构建、完善我市医疗纠纷司法鉴定长效机制奠定了基础,为社会各界关心与监督司法鉴定提供了平台”,罗苑瑗最后表示。

上一篇:青岛市医调委:一上午受理12起医疗纠纷 下一篇:医疗纠纷鉴定乱象丛生,亟需“清理门户”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