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情形下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作者:北京市朝阳法院民一庭 宋晓佩  发布时间:2014-10-28 22:30:46 点击数:
导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患者一方认为其损害是由两个以上的医疗机构造成的,可以两个以上的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实施以来,至2014年7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共受理两个以上医疗机构为被告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患者一方认为其损害是由两个以上的医疗机构造成的,可以两个以上的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实施以来,至2014年7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共受理两个以上医疗机构为被告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共 57件,其中涉及北京地区以外的医疗机构(以下简称京外医疗机构)的案件共16件,占 28.07%。笔者调研发现,多家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时存在三方面问题:

        一是管辖权异议申请频繁,导致案件审理期限延长。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两个以上医疗机构作为共同被告,且各医疗机构所在地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辖区的,患方选择其中一家医疗机构住所地人民法院起诉,其他医疗机构通常会在答辩期内向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如此,法院不得不首先对管辖权异议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定,当事人对裁定不服的,还会就管辖权异议裁定上诉。待二审法院就管辖权异议上诉进行终审裁定后,一审法院才得进行案件的实体审理,这样必然会使案件的审理期限延长。比如,本院受理的涉及京外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的案件共16件,其中提起管辖权异议占62.5%,一审裁定管辖权异议成立并移转的仅占10%,所有驳回管辖权异议裁定的均进行了二审审理。这些案件由于经过管辖权异议的审理,最终的审理期限都不同程度的延长,平均周期1.2年。

        二是因管辖致赔偿标准不同,京外医疗机构难服判。

        《侵权责任法》实施后,一般由患方就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如有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责任程度通过申请鉴定进行举证。若经鉴定,受诉法院辖区内的医疗机构对患者的诊疗不存在过错,或者即使有过错,但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无因果关系。而京外医疗机构经鉴定对患者的损害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并有相应的责任比例。鉴定意见在经各方质证后被法院采信时,法院通常参考此责任比例确定京外医疗机构的赔偿责任。由于被抚养人生活费、伤残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都是司法解释确定的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的相关赔偿标准进行计算。这会因患方选择的管辖问题引发赔偿标准的差异。对于京外的医疗机构而言,可能存在赔偿数额较在当地法院审理畸多的现象出现,上述赔偿标准的差异导致京外医疗机构不认同判决,上诉率升高。

         三是患方故意创造管辖条件,京内医疗机构无辜涉诉。

         实践中,不乏一些患者出于规避原医疗机构所在地法院管辖的目的,故意到其认为有利的法院所在地的医疗机构进行简单就诊后,将该两个以上医疗机构作为共同被告到其认为有利于其诉权的人民法院起诉。本院受理的这类案件约占43.7%。这类案件在诉讼中,经鉴定,受诉法院所在地的医疗机构全部没有过错。如此以来,患方拉管辖的问题就凸显,这不仅对京外涉诉医疗机构的应诉产生不便,也常使受诉法院所在地的医疗机构无辜成为被告,耗费巨大人力物力财力成本。同时,法院也会因此而浪费大量司法资源。

 

         针对上述问题,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统一赔偿标准,防止当事人创造管辖争取高额赔偿。

         对两个以上医疗机构作为被告的,最终判定其承担责任时,由患者所在地法院上一年度的相关标准作为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赔偿项目的计算依据。

         二是确立无责求偿制度,制约患方滥用诉权。

对于当事人故意创造条件争取管辖的,无辜涉诉医疗机构可在事后向患方就参加诉讼支出的必要及合理费用进行求偿,从制度上制约患方滥用诉权的主观恶意,从而维护正常的司法秩序。

          三是加强立法完善,防止当事人滥提管辖权异议。

         明确当事人提出管辖权异议的理由,应提交的证据材料和异议申请的格式要求,适当提高管辖权异议不成立时的收费标准,防止当事人滥用诉权。

上一篇:医院公开感谢信的行为是否侵犯了病人的隐私权 下一篇:医疗机构对手足畸形儿出生所担责的情形分析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